Olivier Ferrand:“我们必须重新考虑代际公平”23

作者:梁丘揲

<p>奥利维尔·费兰(Olivier Ferrand)是Terra Nova Foundation的主席,该基金会是一个先进的智囊团,将于9月份提交一份关于成瘾的报告</p><p>发布于2010年7月19日13:56 - 2010年7月19日更新时间为13h58播放时间3分钟</p><p>为订阅者保留的文章奥利维尔·费兰(Olivier Ferrand)是Terra Nova Foundation的主席,这是一个进步智囊团,将于9月份提交一份关于成瘾的报告</p><p>他以代际公平的名义为富裕退休人员的税收与资产的税收保持一致</p><p>您如何看待大多数关于成瘾的提议</p><p>尼古拉·萨科齐在2007年宣布了第五次冒险的宪法</p><p>但右翼似乎是回溯</p><p> Rosso-Debord报告建议将公众覆盖范围限制在严重依赖状态,这将是一个挫折</p><p>它还建议使用继承:这相当于在继承之前取消公共资金并转变个人自治权限(APA)</p><p>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复制:依赖老年人不仅生病,而且他们会付钱,这是双重危险</p><p> APA被解开而不是普遍化</p><p>这是一个文明伦理问题,以确保我们所有长辈在有尊严和快乐的条件下生活的最后几年</p><p>您如何看待强制使用私人保险</p><p>目标是会计:强制保险而不显示强制扣除的增加</p><p>这将是一个糟糕的解决方案</p><p>依赖性是一种难以确保的风险,因为它难以衡量</p><p>它可能伴随着leonine条款</p><p>保费将是一次性的,因此在收入方面是不同的,而不像公共资金中的税收</p><p>这会不公平</p><p>如报告所述,退休人员是否应通过CSG投入使用</p><p>是的:依赖是他们自己生命结束的风险,他们通过税收共同为其融资做出贡献是合乎逻辑的</p><p>这将是健康和依赖养老金领取者之间的团结</p><p>退休人员也可享受贬值税</p><p>当他们比资产更穷时,这是合法的</p><p>现在不再是这种情况了</p><p>将最富裕的养老金领取者的税收与资产的税收调整一致,每年将带来50亿欧元,....